欢迎光临一品资源网科技有限公司!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在线留言
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400-900-8899
当前位置:一定牛彩票 > 资讯中心 > 行业动态 >

开发岭南前驱梅

文章出处:#&#. 人气:发表时间:2019-04-28 20:10



  罗凯燊

  筑城浈水上

  前史文献记载,梅岭最早的拓荒者是战国末年的大禹之后梅鋗。《直隶南雄州志·梅鋗传》载:“梅鋗,其先越王勾践后代,避楚走丹阳皋乡,更姓梅,因名皋乡爲梅裏。週末,散居沅湘。秦并六国,越复称王,自皋乡遂逾零陵往南海,鋗从之,至台岭家焉,筑城浈水上,奉王居之。”台岭即大庾岭,浈水即今梅岭南山水,古称浈水。

  梅鋗迁徙梅岭的史实,可从《史记》有关越人南迁的记载中得以佐证。战国时之古越国,民族剽悍,英勇坚强。公元前510年,吴王兴师伐越,越军大北吴军。不久,吴王爲复仇再次兴师伐越,攻陷越国首都,越王勾践只剩五千多人困守会稽山上,经二十二年发愤图强,发愤图强,总算一战而灭吴国,称霸华夏。但是到了公元前356年,越国虚弱,爲楚国所灭。许多越人不耻于当亡国奴,爲避楚王控制而更名改姓,“散居江南海上”。公元前223年,秦国灭了楚国,越人爲避秦又一批批地更向南迁徙。

  在这一群群南迁的越人中,有一支人马在梅鋗带领下拥护一越王来到大庾岭上。他们回忆战乱不堪的故国,不堪磋叹,南望岭南风景,又无限欢喜,总算找到了能够安居的乐园。衆人决计在大庾岭南麓,浈水之上,即今梅岭南麓20余裏河谷地带,披荆斩棘,筑城垦地,安居下来。

  梅鋗奉越王居浈水上,遗址犹存。《直隶南雄州志·奇迹》记载,梅岭有越王故城、梅鋗故居。“越王故城在梅岭。……筑城当在梅岭间,故梅岭亦称越王山”。据南雄文物部分考证,梅鋗城即今中站。《南雄文物志·古遗址》载:“梅鋗城(又称中站城)坐落南雄城北25公里的梅岭镇中站村。该城址坐北向南,总面积3.2万平方米,梅岭古道贯穿其间……。中站城即梅鋗城,有台侯故居。……城北因年久已毁,但尚存城基,长约25米,用青灰色岩石叠砌筑成,……爲明嘉靖年间建筑城址遗址。…… 城北墻脚发现东汉墓一座,城北200米处发现晋墓一座。”

  梅鋗这群拓荒者有多少人?《南雄府志·习俗》记载,清康熙间始兴县令魏琪曾撰文称:“越王尝住台关,而六千正人随隶版籍,宋帝夙临粤境,而九重硕辅至止珠玑。”可见其时南迁越人之衆。类此一批批人南迁聚居,称霸一方,声称百越,他们带来了吴越文明,对岭南的前期开发起到了活跃的效果。

  公元前214 年,秦始皇经略岭南,置桂林、象郡、南海三郡,谪徙50万人戍五岭。公元前209年,秦二世又徙女无夫家者15000人“爲将士衣补”,实则与戍守者就地成家立业。戍五岭的几十万将士,首要驻守在横浦关(即今梅关)、阳山关、湟溪关一带,其间当有部分久居于梅岭者。时在岭南执政者赵佗,采纳“与越杂处”的和越方针,越人心附。这样华夏文明与百越文明就在梅岭彼此融合,在岭南开发史上写下了光芒的一页。

  封侯十万户

  梅鋗带领越人承继其先人勾践“发愤图强”的传统,在梅岭安居乐业三十余年,积粮练兵,待时而动。至秦末,华夏反秦义师如火如荼,赵佗欲据岭南以观全国,采纳“急絶道,聚兵自守”战略。而梅鋗则揭竿而起,举兵从番阳令吴芮反秦。其事均载前史文献《史记》 、《汉书》。

  《史记·高祖纪》载:秦二世三年(前207年)“高祖还攻胡阳,遇番君别将梅鋗,与皆降析、郦。”

  《史记·项羽纪》载:秦灭后,项羽分封全国,“番君吴芮率百越佐诸侯又从入关,故立芮爲衡山王,都邾。”“番君将梅鋗功多,封十万户侯。”

  《前汉书·荆燕吴传》亦有记叙吴芮、梅鋗破秦之事:“沛公攻南阳,乃遇芮之将梅鋗,与偕攻析、郦,降之。及项王相王,以芮率百越佐诸侯入关,故立芮爲衡山王,都邾。其将梅鋗功多,封十万户,故立芮爲衡山王,都邾,而鋗爲芮将,功最多,封十万户,爲列侯”。

  《直隶南雄州志·梅鋗传》记叙更详:“秦末,全国大乱·番阳令吴芮甚得江湖间民意,号曰番君,江中亡命皆归之。所以,百粤叛秦,推雄杰爲长。衆皆贤鋗,乃长之。鋗命令举兵,户出勇士一人,领以户将,使合傅胡害将之。战则编爲什伍,领以队将,使摇毋余将之。将士授命,整肃均齐。遂统衆归芮,劝之应诸侯伐秦。芮遣鋗将百越兵往至南阳,遇沛公,与言相合。沛公乃与鋗偕攻析、郦,降之。胡害、毋余皆爲沛公都尉,从破秦。及项籍相王,以芮率百越佐诸侯从入关,故立芮爲衡山王,都邾,而鋗爲芮将,功最多,封十万户爲列侯。”

  由此可见,梅鋗带领的这支部队在破秦战役中的重要效果,是主力之一。梅鋗在破秦中的功劳是不可磨灭的。其时,全国群雄四起,破秦将领何止百千,而破秦后论功行赏,除十八王外,唯有梅鋗得封十万户侯。

  人钦万古香

  以上所述,梅鋗是开发岭南的前驱,又是破秦功臣,得项羽封爲十万户侯。但是,因为灭秦后,吴芮与梅鋗都没有参与刘邦与项羽争霸的战役,刘邦登上皇位后两人均不得封。吴芮保留了王位,但由衡山王徙爲长沙王。长沙王属地从衡山王属地中分出,比衡山王地域小了许多。高帝十年,又割长沙王属地象郡、桂林、南海三郡立赵佗爲南越王,封地又更小了。《前汉书·地舆志》载:长沙国户43470,口235825,属县13。刘邦原意不封异姓王。他封吴芮爲长沙王实爲以越治越的一种战略,羁縻吴芮,以防赵佗。

  刘邦登基,大封功臣,就是没有封梅鋗。梅鋗虽得项羽封十万户侯,食邑在岭南,而岭南已爲赵佗所据,十万户侯就成了空衔头了。梅鋗不得已乃随吴芮往长沙,以益阳梅林爲家(引何光岳着《南蛮源流史》)。其后代有的曲折迁徙于曲江、浈阳(英德)等地。至于随梅鋗迁徙梅岭之越人,在前史变迁中也早已迁徙别地,当今南雄已找不到他们的踪影了。

  梅鋗久居梅岭的时刻尽管不过半个世纪,而其功劳永垂后世,岭南人们不会忘掉他。清初岭南出名诗人番禺屈大均作《梅鋗》诗云:

  庾岭惟秦塞,台侯是越人。

  重瞳封万户,勾践有孤臣。

  浈水乡闾旧,鄱阳俎豆新。

  千秋交广客, 欲继入关尘。

  

  困难自梅裏,此地奉君王。

  岂欲兴于越,惟知祀少康。

  仇从高帝复,名在汉书长。

  食採梅花国,人钦万古香。

下一篇:前 言 上一篇:满纸烧杀抢
此文关键字:开发,岭南,